煤礦智能化標準體系建設提速


日前,國家能源局發(fā)布的《煤礦智能化標準體系建設指南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指南》)提出,到2025年,初步建立起結構合理、層次清晰、分類(lèi)明確、科學(xué)開(kāi)放的煤礦智能化標準體系,滿(mǎn)足煤礦智能化建設基本需求;到2030年,煤礦智能化標準體系基本完善,在智能化煤礦設計、建井、生產(chǎn)、管理、運維、評價(jià)等環(huán)節形成較為完善的系列標準。


受訪(fǎng)人士在接受《中國能源報》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指出,相比以往的類(lèi)似政策,《指南》更聚焦煤礦,綜合考慮了礦山整體的智能化建設,能更有效地指導煤礦針對不同對象設立不同標準。同時(shí),企業(yè)也在積極參與標準制定,煤礦智能化標準體系加速完善。


政策持續引領(lǐng)


早在2020年3月,國家發(fā)改委、國家能源局、應急管理部等八部門(mén)就聯(lián)合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加快煤礦智能化發(fā)展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指導意見(jiàn)》),提出到2025年,大型煤礦和災害嚴重煤礦基本實(shí)現智能化,露天煤礦實(shí)現智能連續作業(yè)和無(wú)人化運輸。中國煤炭工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的統計信息顯示,近年來(lái),我國已建成一批多種類(lèi)型、不同模式的智能化煤礦,智能化采掘工作面由2020年的400多個(gè)增至1600個(gè)左右;煤炭數字產(chǎn)業(yè)營(yíng)業(yè)收入、利潤、研發(fā)投入等主要指標均保持了30%左右的增長(cháng)態(tài)勢,相關(guān)發(fā)明專(zhuān)利數量年均增長(cháng)超25%。


圍繞礦山智能化標準建設,國家礦山安全監察局去年8月曾發(fā)布《礦山智能化標準體系框架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標準體系框架》),其中明確了包括基礎通用、數據與模型、生產(chǎn)系統與技術(shù)裝備、決策與應用四類(lèi)標準子體系,以及多個(gè)具體標準的研制方向,內容覆蓋開(kāi)采工藝、技術(shù)裝備、數據治理、安全保障等智能化礦山全部業(yè)務(wù)領(lǐng)域,也考慮了礦山設計、建設、運行全生命周期的標準化需求。


對于此次《指南》的出臺,國家能源局相關(guān)負責人表示,煤礦智能化是煤炭工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技術(shù)支撐和迫切需求,煤礦智能化標準體系在推動(dòng)煤礦智能化發(fā)展中發(fā)揮著(zhù)基礎性、引領(lǐng)性作用?!吨改稀穱@構建適應行業(yè)發(fā)展趨勢、滿(mǎn)足技術(shù)迭代要求、引領(lǐng)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的煤礦智能化標準體系,全面提升智能化煤礦建設水平,綜合考慮智能化煤礦建設周期和系統層級,主要包括基礎通用、信息基礎、平臺與軟件、生產(chǎn)系統與技術(shù)裝備、運維保障與管理5個(gè)標準子體系。


明確智能化發(fā)展大方向


中國礦業(yè)大學(xué)(北京)機械與電氣工程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楊健健帶領(lǐng)團隊參與了《智能化礦山數據融合共享規范》和《指南》的編制。他在接受《中國能源報》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指出,《標準體系框架》更傾向于安全,同時(shí)也考慮了非煤礦山的智能化建設?!跋啾戎?,國家能源局發(fā)布的《指南》聚焦煤礦,對煤炭行業(yè)的指導作用更強?!彼硎?,與其他類(lèi)型的礦山相比,煤礦的開(kāi)采規模、開(kāi)采工藝和管理理念都有所不同,因此涉及的裝備也不相同。而智能化最強調裝備,裝備的差異意味著(zhù)煤礦智能化發(fā)展有自己的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和特點(diǎn)。


“自2020年《指導意見(jiàn)》發(fā)布以來(lái),4年間,全國煤炭行業(yè)迎來(lái)技術(shù)大革新。用戶(hù)和科研單位不斷加大對智能礦山的投入,很多新技術(shù)、新裝備在煤礦不斷試用?!睏罱〗”硎?,伴隨著(zhù)煤礦智能化技術(shù)應用的不斷推廣,標準也需要持續完善。他認為,標準作為一種頂層設計,可以為各方明確智能化發(fā)展大方向。同時(shí),標準也是對不同智能礦山技術(shù)路徑的規范,“圍繞一個(gè)通用的技術(shù)路徑,讓制造商都往一個(gè)方向走,不僅能提高效率,產(chǎn)品也會(huì )因此有更強的適用性?!?/p>


楊健健認為,5個(gè)標準子體系是《指南》的亮點(diǎn),這些體系并不是按照生產(chǎn)環(huán)節進(jìn)行劃分,而是綜合考慮整個(gè)礦山的智能化建設,將不同環(huán)節共通的技術(shù)設備分級分類(lèi),針對礦山經(jīng)營(yíng)、設備研發(fā)、裝備制造等不同對象設立不同標準。他還指出,為保障標準后續的有效落地、持續完善,需要將驗收標準和驗收辦法相結合。在利用驗收辦法指導煤礦智能化建設的同時(shí),及時(shí)梳理和分析煤礦在智能化建設過(guò)程中遇到的問(wèn)題、驗收的現場(chǎng)情況,助推標準體系完善。


礦山無(wú)人駕駛期待行業(yè)標準


《中國能源報》記者從國家能源集團了解到,神東煤炭集團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神東”)依靠分布在礦井群中的110萬(wàn)個(gè)測點(diǎn),以及30多類(lèi)數據傳輸協(xié)議,攢下了“海量”數據家底,幫助井下設備實(shí)現聯(lián)通聯(lián)動(dòng)。神東生產(chǎn)管理部的數據顯示,智能管控平臺體系中的機電設備有效生產(chǎn)時(shí)間分析系統組件模塊上線(xiàn)運行后首月,所有綜采工作面有效開(kāi)機率平均上漲3%,全公司大約提升了480萬(wàn)噸的煤炭保障能力。


國家能源集團有關(guān)負責人表示,依托在智能礦山建設方面的豐富經(jīng)驗,神東參與了國家礦山安監局的《智能化礦山數據融合共享規范》系列行業(yè)標準編制。國家能源集團還完成了《智能礦山大數據技術(shù)總體架構》和《智能礦山大數據標準白皮書(shū)框架》前期編制,目前正在編制《智能礦山大數據基于礦鴻的數據采集與傳輸技術(shù)要求》標準。


與礦山數據不同,礦山無(wú)人駕駛目前還沒(méi)有正式發(fā)布行業(yè)標準。但北京易控智駕科技有限公司戰略副總裁林巧在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國家能源集團、中國電子信息研究院、中國工業(yè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研究院、車(chē)載信息服務(wù)產(chǎn)業(yè)應用聯(lián)盟等單位已經(jīng)制定多項礦山無(wú)人駕駛企業(yè)或者團體標準。


林巧進(jìn)一步表示,“礦山無(wú)人駕駛行業(yè)標準制定需要應急管理部、國家礦山安全監察局、國家能源局等政府部門(mén)和中國煤炭工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等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組織牽頭,加強與研究礦山無(wú)人駕駛的高??蒲性核?、礦山企業(yè)、科技企業(yè)等團體之間的聯(lián)系溝通?!彼瑫r(shí)表示,行業(yè)應注重發(fā)揮標準化技術(shù)委員會(huì )或標準審查專(zhuān)家組的作用,提升標準審查結論的科學(xué)性、公正性、實(shí)用性和指導性?!捌诖罄m相關(guān)政府部門(mén)建立涵蓋標準立項、起草、征求意見(jiàn)等環(huán)節的信息平臺,強化標準制定信息公開(kāi)和社會(huì )監督,為未來(lái)持續完善行業(yè)標準提供保障?!?/p>


本文來(lái)自【人民日報中央廚房-能言善道工作室】,僅代表作者觀(guān)點(diǎn)。全國黨媒信息公共平臺提供信息發(fā)布傳播服務(wù)。